原标题:时速高达3700公里,传奇富豪布兰森要造一款超音速客机

  ▲ 图源:维珍银河

  “设计目标是时速3700公里”“从美国纽约飞到英国伦敦只需要大约2个小时”……当地时间8月3日,英国维珍银河公司宣布,与英国发动机企业罗尔斯罗伊斯建立“初步合作关系”,将合作开发能以超音速进行航线飞行的民航客机。

  消息一出,引发国际舆论关注。维珍银河要打造出这样一款超音速客机,真的靠谱吗?

  载客量少得可怜

  在新闻发布会上,维珍银河拿出了一组超音速新客机效果图:这是一架流线型机身、采用无尾三角翼的双发喷气式飞机,两台型号不明的发动机对称安装在经过修形处理的翼下短舱内。

  维珍银河表示,新客机升限为18000米,大约是目前主流民航客机的两倍,最大飞行速度达到3马赫(即音速的3倍),而现役喷气式客机的最大飞行速度一般控制在0.9马赫以内。

  这并不是个“大家伙”:别说和A-380这类越洋大型客机相比,就算和波音-737甚至“庞巴迪”、“恩博威”等“小干线”、“大支线”客机相比,“维珍银河”也要小得多,载客总人数只有9-19人,这差不多是稍大些的商务机、通用机载客数。

  尽管未披露更多细节,维珍银河称新型超音速客机“可利用现有民航机场的设施,像任何一架普通客机那样起降”。

  尽管载客量少得可怜,但“维珍客机”的体型看上去不算太小,这是因为它是个不折不扣的“奢侈品”。

  这款客机只考虑设置商务舱和头等舱座位,全商务舱载客数是19人,而9人则是全头等舱的座位。众所周知,座位等级越高,占用的客舱面积也越大。

  远去的超音速客机梦

  超音速客机曾经红极一时:上世纪50-60年代,英国飞机公司(BAC)和法国南方航空公司(Sud Aviation)分别推出无尾三角翼超音速民航验证机“布里斯托尔223”和“超快帆”。

  当时正处冷战时期,得知英法超音速客机计划后,前苏联政府决策为自己的超音速民航客机计划提速,于1968年12月31日抢在“协和号”之前首飞了图-144客机。

  这两种超音速客机都比“维珍客机”大得多。例如“协和号”载客数100人,均为“高级经济舱”;速度慢得多,如“协和号”最大飞行速度2.2马赫,但升限则三种超音速客机几乎完全一样(18000米)。

  上世纪60年代的“超音速客机梦”,是希望获得一种更快速的越洋客运工具。

  但1973年“石油危机”导致这种高耗油量客机运营成本大增,加上出人意料的高噪音,导致大多数订单被取消,甚至3大启动航空公司之一的美国泛美航空公司也临阵退缩。

  最终,仅有英航、法航这两个联合研制国的载旗航空公司看在“支持民族工业”份上各订购了7架,由于各国考虑到噪音等因素纷纷禁止“协和号”起降,这14架“协和号”仅飞过伦敦-纽约、巴黎-纽约和巴黎-墨西哥城三条航线。

  到了21世纪初,仅剩的伦敦-纽约和巴黎-纽约航线也难以为继。

  2000年7月25日,法航4590航班“协和号”客机在起飞过程中坠毁,尽管这是“协和号”唯一一次致命空难,且事故和飞机本身无关(轮胎被其它客机留下的碎片划破),但两家航空公司还是以此为借口让尚“年富力强”的“协和号”退役。

  至于图-144的命运则更糟:由于经济性更差且投入使用不久后就发生空难,这种超音速客机只载客飞了55次航班就退役,总载客数不过3284人。

  “协和号”和图-144的惨淡历史,让此后任何“超音速客机计划”都令拍板者谈虎色变,并被一一束之高阁。

  技术与现实

  尽管除了一套构想图外,“维珍超音速客机”尚一无所有,但业内人士认为,技术上让这样一架超音速客机飞上蓝天并无难度。

  但除此以外,就没什么可以乐观的了。

  如前所述,“协和号”的失败,根本原因不是技术,而是运营经济性和噪音。

  如果使用传统燃料,“维珍客机”将遭遇和“协和号”同样的高油耗问题,尽管目前油价已从高位回落,但也不算太低,而“维珍客机”可怜的载客数,则会令运营成本更加不堪。

  针对此,维珍银河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“将努力尝试开发新能源”,但这种说法可谓苍白无力。人们普遍相信,当前任何一种具备实用性的“新能源”,价格都要远高于普通航空燃油。

  至于噪音问题,更是“无解”:维珍银河在发布会上简单表示“会和波音及美国宇航局(NASA)一起想办法”,但目前被MAX等型号搞得焦头烂额的波音,并没有多少开发商用超音速客机的经验。

  至于NASA,其“低噪音超音速飞机计划”——洛马X59(X-59 QueSST)本身是个低载军用机计划,且即便美国人“慷慨解囊”,这个神秘计划的首飞也至今尚未完成。

  或许人们更应质疑的,是维珍本身。

  维珍银河是英国亿万富翁布兰森2004年注册成立的一家公司,“主打项目”是所谓“亚轨道商用航宇”,即通过为普通旅客提供大气层边缘的“准宇航体验”牟利。

  去年10月28日,维珍银河高调和投资公司Social Capital Hedosophia合并,并在纽交所上市;今年7月29日,它又展示了“将在2021年首飞”的亚轨道商用航宇旅游机“太空船2号”内部构造图。

  这款原定2009年首飞、2011年使用的“亚轨道太空船”因种种劫难至今“举步维艰”,而“每次载客6人,单价213000欧元”的宣传票价,也无论如何让人觉得不靠谱。

  或许“维珍客机”不过是布兰森为炒热“太空船2号”这锅“回锅肉”,制造的又一个噱头?

  毕竟,民航客机领域早已高度垄断,“菜鸟”从高端切入的难度众所周知,且维珍银河的母公司维珍集团同样让人提心吊胆。

  维珍旗下公司多达41家,门类覆盖广泛,却大多数“虎头蛇尾”。其经营的几家民航公司都业绩平庸。维珍美国2018年已被阿拉斯加航空吞并,维珍澳大利亚疫情期间申请破产且遭恶意并购,维珍航空则在今年5月被迫裁员1/3。

  谁敢相信,拥有这般“黑历史”的“维珍系”,能完成这项难度超高的超音速民航客运壮举?

  □陶短房(专栏作家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尹悦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